记忆中的那棵树_打油诗_美文摘抄网

发布时间:2020-01-11

记忆中的那棵树 作者: 幸福的思远人 2014年08月15日抒情散文

因为山清水秀,地处鄂东南的老家自然是草木葱茏,鸟语花香,不过,那还是在我年少时节。

那时候,我家屋子是一座古朴的土砖房,房子四周栽满了形形色色的树木。 有高大苍翠的大樟树,有苗条婀娜的垂柳,还有挺直了胸膛的大白杨……

但我最倾心的还是那棵饱经风霜,形体斑驳的柿子树。

柿子树被种在我家屋后的一个小山墩上,位于屋子的斜后方。 从我家西边的侧门出处,穿过一条短巷,便可以目睹它的芳容。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它被栽种在这里,因为打我记事起,它就已经亭亭如盖了。 而且,主干部分,也早已斑驳。 后来才听说是爷爷种的,但遗憾的是,爷爷去世得太早,我还没来得及来到这个世界上,他就已经离开。 因此,这棵承载着岁月,承载着我们童年的快乐与希冀的可爱的树,同时也承载着我对爷爷最深切的惦念!

我家这棵柿子树的主干较粗,在距离地面三米左右的地方开始向四周延伸,枝干较多,互相交错,看上去苍劲有力,似乎要刺破苍穹。

春天到来的时候,叶子开始发芽。 那点点的嫩芽,乍一看去,像极了绿绿的柳芽。 春风春雨也接踵而至,叶子沐浴着春雨开始长大。 而每当雨过天晴,树叶会显得格外妖娆。 每一片饱满的叶子承载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每一颗水珠都折射出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每片树叶因此显得更加生机勃勃。

大约四五月份,柿子树开始开花。 淡黄色的花,很小,像是一个个害羞的小姑娘躲在树叶后面,很难被人发现。 之后不久,花朵就开始凋零,化作泥土。

到了六月,柿子有纽扣那么大了。 此时的柿子颜色浓绿,被树叶衬托着,同样难以被发现。 但我们开始有了期盼,幼小的心灵也开始了一场盛大的旅行。

七月是一个多雨的月份。 有时候,连续的阴雨天气会导致光线不足,水分失调。 每每几场雨后,树下便堆满了自然掉落的柿子。 由于还未成熟,这些柿子多半是不能吃的。 我们只好伤心地看着这些柿子与我们告别……

转眼间就快到了中秋。 柿子已有拳头大小,颜色也有了改变,有的青里泛黄,有的黄中透红。 我们早已按耐不住,一个个从家里悄悄溜出来,光膀子大裤衩,光脚穿双塑料凉鞋。 太阳一晒,塑料凉鞋极软,特别跟脚。 我们拿着事先准备好的竹竿,有时甚至是晾衣杆,来到树下。 而后,我们学着大人们的样子,脱掉鞋子,踩着树干上密密的沟纹,一步步艰难前进。 等到爬过主干,到了分叉的地方,便行动自如了。 有时,我们也会爬到更高的地方,丝毫没有顾及自己身处的危险,如今想来,顿觉后怕。 之后,,我们就开始了小小年纪里的一场“伟大”的行动,当然,一切都只是为了那张馋嘴!

我们坐在枝头,用竹竿采下一个个柿子,然后故意把透红的柿子留下,而是把依然泛黄的柿子扔下去,树下的小女孩们只好将它们一个个捡起,装进篮子里。 而看着我们有时直接就在枝头吃了起来,她们也会忍不住,拿起篮中的柿子剥开来吃,但往往伴随着的是我们看到她们那欲哭无泪的表情之后的哈哈大笑。 因为那些都是涩柿子,那种纯粹的涩,我是再也不敢尝试的。 当然,更多时候,我们都会把最好的拿来分享,因为都是最好的朋友。

九月下旬,夏天已经远离。 我们也收起了凉鞋和大裤衩。 柿子到了真正成熟的时刻。 惹人喜爱的橘红色的大柿子挂满枝头,像极了一盏盏的小灯笼。 这个时节,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到采摘柿子的队伍中来,像是一个隆重的节日。 当然,我们还会碰到一两个没有熟透的柿子,就用稻谷或者米糠捂上几天,柿子便在我们的翘首期盼中变得柔软,味道自然也就变得更加甘醇。

而在这之后,我们心灵的旅行将要告一段落,柿子树也开始和其它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树种一样,准备迎接不久将要到来的又一个冬天!

第二年再如是,直到童年不再来。

后来,我家在离老家两百米开外的地方盖了新房,我也慢慢地长大,初中就离开了家。 再就是高中、大学、工作、成家……

柿子树在我读初中的时候枯死了,而在它的身旁一些新的枝桠,终究没有长成参天大树。

读大学时,在武汉的大街小巷,见过太多美丽的法国梧桐,斑驳的树干和我家的那棵柿子树有着惊人的相似。

2010年我去了鹿城,枝繁叶茂的银杏给了我很大的震撼!

而在去年,我又辗转来到了杭州。 杭州的香樟到处皆是,在如火的夏天带来一季阴凉。

Tag:申博平台登录,友家官网招商,中福白菜活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