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豆豆-散文随笔-精美散文-散文随笔精选-美文摘抄网

发布时间:2019-07-07

江苏省淮安市洪泽区黄集九年制学校 许乃权

我对小动物天生就有一种情缘,每每看到小兔、小猫、小狗什么的,就走不动路了,非得多看几眼,如果能伸手摸摸、抱抱,能与它们说上几句话,心里别提多开心了。这一点喜好,深得我老婆的厌恶——她这辈子最不屑搭理这些小动物了,究其原因,一是嫌动物脏,二是觉得动物毕竟是动物,你对它们再好也没用。

我和老婆的观点恰恰相反,我认为小动物虽是小动物,但它们都是有灵性的,你对它好,它肯定知晓,只是不会用人类的言语表达而已;它们也有高兴和伤心的时候,只是你无法从它们的角度理解而已。

在所有家养的动物中,我最喜欢养狗狗了。十五年前,我喜欢养大狼狗。我当时觉得大狼狗个子高,帅气,威武,无论是看门,还是斗架,都比其他狗强。在当时,我最看不上宠物狗了,我总觉得宠物狗个子小,太娇气,不仅干不了活——看门,而且还整天要人伺候,像个“可怜虫”。而我这种性格要强的人,自然不愿与如此“懦弱者”相处,故大狼狗深得我欢心。

我曾经养过好四条大狼狗,它们被我驯得忠心无二、能征善战。从小我就有晨起锻炼的习惯,每天晨练时,我都喜欢带着我的大狼狗先跑上5公里左右,然后回来打打拳。它们可能跑了——跑得快,还不知道累。呵呵,它们不仅是我的运动伴侣,还是我的保镖。每次在路上碰到别的狗“汪汪”叫威胁我的人身安全时,它们都会冲锋陷阵教训那些不听话的家伙。如果我把一只死鸡子扔到大河里,让它们捞上来,它们会毫不犹豫地跳进河,一会儿功夫就会全身湿淋淋地叨着鸡到我跟前炫功请赏。冬天,它们还会跟我去野地里捉野兔。冬天的原野盖着厚厚的一层雪,野兔总会在雪地上留下它们的踪迹。狼狗虽然不像猎狗那么善跑逮兔子,但冬天偶尔也能碰到好运气。由于兔子腿短,在雪地跑得并不快,,所以只要发现野兔,狼狗就有机会逮着它。不过,这种幸运的机会实在太少了。

狼狗能给我带来好多快乐,但失去它们也会令我很伤心——大狼狗总是让那些偷狗者垂涎三尺。说句实话,我恨透了那些缺德的偷狗者,他们为了偷狗卖钱,真的是不择手段:下药,索套,弩射,麻醉枪……这些极度残忍的手段,都被偷狗者运用到极点。十多年过去了,我至今记着他们偷灰灰的情景:那天早晨,灰灰被绳子拴在路边的树上。它辛苦了一夜,早晨又跟着我跑了大约五公里的路,实在太累了,很老实地趴在树下睡觉。我在堂屋边吃早饭边听收音机里播放评书《水浒传》,还时不时地抬头瞧一瞧60米外的灰灰。忽然,我发现一辆摩托车由东而西从灰灰身边一闪而过。我也没太在意这车子,因为路上的车子每天开过来开过去的太多了。过了大约五分钟,我发现那辆摩托车又折回来,在灰灰身边突然停下,车子没有熄火,车后座上的人飞身下车,迅速地奔向灰灰,手起刀落,将灰灰身上的绳子砍断,弯腰抓起灰灰朝肩膀上一扛,转身跨上摩托,一溜烟地飞驰而去。整个偷狗过程,用时不超30秒。等我缓过神来,发现是偷狗贼时,摩托车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望着系在树上的半截狗绳,真是气得咬牙切齿,却只能“望洋兴叹”。后来我才知道,灰灰被偷狗者扛上肩却不喊不叫,是因为被偷狗者打过麻醉枪了。多么好的一条爱狗,就这样惨遭毒手,你说这些偷狗贼难道不可恶、不可恨吗?况且,我养过的四条大狼狗都是死于这些盗狗贼,所以我一想起这些缺德鬼就气不打一处来。

后来感觉狼狗是不能养了,总被偷——伤不起啊!于是,我就喜欢上了小小狗——宠物狗。选择宠物狗可让我动了一番脑筋:既要小,又要机灵;既要机灵,又要能看门;既能看门,还不能伤人(咬人);既要讨人喜欢,又不能太粘人。什么样的狗符合这样的条件呢?我一趟趟地去淮阴宠物市场,一趟趟地又空手而归。有一天,一个好朋友送给我一条宠物狗。呵呵,这狗个子不高,一身黄毛;体型不大,身长不超两大拃,模样很讨人喜爱。我对它进行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观察,综合评估后认为:它完全符合上述条件,是我梦寐以求的狗狗。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豆豆。

在我所有养过的狗中,唯有豆豆与我相处的时间最长,感情也最深——

豆豆是个爱干净的“女生”。它不像别的狗乱拉屎、乱撒尿,把家里搞得臭哄哄的。可能是出于害羞,也可能是出于爱干净,每次它都要跑得远远的,躲在菜地里撒尿或拉屎。拉屎过后,它还不忘用自己的前爪扒土把粪给盖上。豆豆不仅爱干净,还挺爱美。我经常看见它用前爪把自己身上的毛理顺,用自己的舌头舔自己的毛。它的黄毛油光发亮,总是那么顺、那么好看。一眼看上去,就让你觉得这是个可爱、美丽的小家伙。

Tag:小动物,怀念,一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