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脾气,小孩子心性-个性日志-美文摘抄网

发布时间:2019-07-07

孤独,总是猝不及防

昨晚,我跟黄姑凉显摆,我说,感动总是不经意就来访,她还打趣我。这才多久,屋子就易了主。

有些味道,起初我也是反感的。现在,我分外依赖。

坐在篮球场边上看不认识的人打球,嘴里叽叽呱呱,说的是我听不懂的话。说来也怪,三年了,我竟然没学会粤语。

小时候总是换地方,每到一个地方就得重新学习当地的方言。

老记得,有一年二姨来临洮,在奶奶家门口,她说,快别说临洮话了,难听死了。

那时候我可能刚学会临洮话,学会之前,我说宕昌话。

无论如何,每到新地方,学会当地话成了最重要的事。

许是以前还小,脑细胞活跃,人也聪明,学东西快。现在老了,左右脑时常当机,两三年连种语言都学不会,别说两三年,四五年怕也会不了。可见,我果真变笨了不少。可是,谁知道呢,或许,我是下意识排斥才不留意呢。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的时候,着实被自己吓了一跳。

几分钟,我竟然用了两次打火机。

我不是没瘾的吗,没瘾一直都是我引以为傲的事啊,这几分钟,我做了什么?

接着就是烦躁,莫名其妙的烦躁。

我承认,本来是有点事,可不足以影响我的心情。这一刻,突地就没了心情可言。

我竟然想到以后,想到未来,我的未来。

几年后我会是什么样子啊,有没有工作,有没有一个他,有没有说的上话的朋友。我便开始恐慌,因为我意识到,我从未考虑过我的未来。

那么,几年后,我至少,还活着吧。

我可能有一份稳定不高薪的工作,有一个合适的交往对象。

可,那大概不是我想要的。

我要的是什么呢,谁知道呢。可能是找个地方修行,可能去了西藏,可能没工作,可能还是一个人,可能有个自己的窝,可能依然喜欢晒太阳。真的,谁知道呢。

我是任性的,也是武断的。

最近胃不好,戒了酒。一烦躁就想喝酒。

离开篮球场,打算找个地方坐一坐,顺便开个戒。走了老远,后知后觉的发现,除了手机和烟,我没带钱。紧接着开始惆怅,什么时候起烟竟然替代了钱给我的安全感,越发愤怒,即使毫无来由。

犹豫也不过是几秒钟,摸出手机,我决定找个酒票。

想喝酒的时候,也会主动约人。但从未像现在这样,身无分无,死皮赖脸的跟别人说,你请我喝酒吧。

酒票,我也是挑的。

女的,拼不过我。男的,得斟酌。

也没打电话,微信了两个人,我想的是,看到了就喝,看不到就算了,我回去拿钱,自己去喝。

我够幸运,都搭理了我。

一个忙,一个陪了我。

我总是这样,凡事考虑太多,大多数时候是不好的,也有例外,比如现在。

齐先森不是第一次陪我喝酒,但却是第一次当我酒票。其实,我大概也是第一次找人当酒票。

明明是陪我喝酒,结果成了我喝果汁,陪着他喝酒。

齐先森说,喝酒会长肉,你别喝了,喝果汁吧,助消化。

我想,他应该是怕我喝到胃痛缠着他,唉,交友不慎啊。

心情莫名其妙又回来了,就跟它走的时候一样,没打招呼,但似乎一切都豁然开朗了。

未来啊,还能怎么呢。无非是换个地方,换个圈子继续活着。

伤感恐慌也是应该的,我就像个神经病一样,惴惴不安,,胡思乱想,敏感多疑,风云无常。

也很好笑,每当情绪低到底的时候,不用人安慰,我自己就满血复活了。找个角落,发一会呆,醒过来后,不错,什么都没发生过。生活,还是原样。

突然想起梁思成新婚之夜问林徽因的话,这个问题我只问你这一遍,从今以后绝不再问,为什么是我,为什么选了我做陪你一生的那个人。

林徽因说,这个问题我准备用一生的时间来回答你,你准备好用一生的时间来听了吗。

林徽因果真回答了梁思成一生,她整整的一生。

梁思成也听了属于她的一生,再婚的梁思成的生命是不属于林徽因的。

都没有食言,真好。

我却愿做金岳霖。

标签:脾气、小孩子、

Tag:猝不及防,味道,脾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