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为我做主(一)-爱情散文-美文摘抄网

发布时间:2019-07-07

媳妇从外面读书回来了,我带着儿子去接她,一见面,孩子就跑上去抱住妈妈,此时的我已经激动得忘了自己还傻傻站在那一动不动,媳妇也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很用心的抱着孩子从左边脸亲到右边脸。

那一幕,真美。我看到了一个女人的爱,有可能超过对伴侣的爱。这才是母亲呀,才是一个爱家的女人。

媳妇手里一边抱着孩子,一边拖着行李,从我面前经过,我才突然醒过来,一把抓住媳妇的手,从她手里的行李接过来,媳妇用深情的眼睛看着我,给了我一个舌吻。

我蹦蹦跳跳的跟在媳妇后面,她一直在跟儿子讲话,儿子特别兴奋,在妈妈怀里乱跳。

我媳妇是学体育专业的,经常跟我一起爬山,偶尔也跟我打打球,她力气不下我,有时吵架,我都不敢碰她,力气在我之上,看着就发抖。对媳妇,我是百依百顺的好丈夫,大家都觉得我跟山东男人很像,经常被朋友调侃:“你是孔子转世?还是从山东跑来我们这投胎?还是你们祖宗是山东的?”

我只有硬着头皮陪笑,有时候我也会插上几句:“别那么说山东男人,有人也打女人,也欺负女人,哪是全部的山东男人都怕老婆,都让老婆?”

我媳妇不是我们本地,是外地嫁到我们这边,刚开始她挺不适应,都是因为我。

我们这边的生活环境、居住环境、劳动,都是最原始的那种,很多写生的年轻人都跑到我们这边来,那时我刚好有三间房子空着,没人住,我就把那三间租出去给这群年轻人,虽然我不收很多的租金,但是一个月总要几十块服务费吧?

我们这个地方被炒出来,然后上了电视,是一位很有名的青年画家,来我们这里写生,回去带着几幅作品,还到世界去展。很多人去采访,最后中央一台都报道他,我们村也就这样被炒红了。

有次来了三个中央美术院的学生,两个女,一个男,那男的长得很黑,也很瘦,至少比我黑,比我瘦。我就把我那三间租给他们,画家是要绝对的安静,那时我们村除了鸡犬的叫声,就只有鸟儿的叫声和河水的流水声,特别安静,特别适合思考和做一些安静的事。

我房子的顶楼是露顶,他们三个就在上面看,在上面画,我偶尔也会给送一些茶过去。我们这边的茶不是大家熟知的那个茶,而是用茶油把茶叶炒爆,冒烟,然后放水,接着就可以吃了,我们这边是吃茶,不是喝茶,茶我们是用来吃的。

我们这个地方,基本上每天都吃茶,甚至一天有些人都不吃饭,直接把饭放进碗里,倒上茶水,给弄点爆米花,一碗美味的油茶就香喷喷的出来了。

我不太喜欢吃,也是偶尔吃,但有些人,一年三百多天,天天吃油茶。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茶油有着跟橄榄油媲美的能力,甚至更胜橄榄油一筹。真有那么回事?我只是道听途说。反正我们就从小吃到大,我们都吃了几百年,专家还说:“可以减肥,营养特别高。”

反正小时候大家都拿着茶油洗头,每个80后往前的女子都用茶油洗过头,那头发真的黑,比我们染的黑发更黑,更亮,也就是黑得发亮。

我以前有个按摩老师也带着茶油在身上,每一个月都要擦一下,就喊我们帮他推油,用的就是我们家里的茶油。因为他皮肤不是很光滑,茶油可以修护,给皮肤营养,一个月推一次,皮肤就会很光滑、细嫩、柔软。

我媳妇也是看上我们的茶油,几乎每天都要我给他们做一碗油茶。那时候很傻,就真的给他们做了,也不求回报,他们给钱还不要。

我每天还要做饭给他们吃,也不收钱,我不就喜欢弹吉他吗,他们就每天叫上我陪他们上山去写生,而且很早,每天都在4~5点就上山,还要我给他们弹吉他,等天微亮就叫我停下来,然后把钱扔我前面。

他们知道我不会收他们的饭钱,但是他们用这种方式把钱给我,我也没有觉得不适,就真的收下了。

小娟,是他们三个人当中,比较内敛的一个人,但她喜欢独处,经常在家门口院子里发呆,刚好,我也是这样一个人,她熟悉我后,就经常跟我聊天,偶尔我在院子里看书,她就跑上来坐我旁边,直到我把书合上或读完,才在旁边轻轻的跟我打招呼。

有时她在思考,看书,我也会这样做,就在她旁边等着她结束思考或看书,才打招呼。

时间久了,我们变成了好朋友,变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她对我开始放心,我也觉得这姑娘不错,值得做朋友,毕竟人家是城里人,大学生,说不定有好处他们不会忘记咱,所以我也特别的用心。

其实她也是农村走出来的,她特别了解我,包括我的一举一动,她都能识破。不是有歪想法,而是我想做什么,想给他们惊喜之类的,她都能看穿。

Tag:幸福,为我做主,为我做主,特别,朋友,儿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