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没有一个叫荧光的小男孩-美文摘抄网

发布时间:2019-07-02

下一个的春天里,再也没有一个叫荧光的小男孩。

夏绿想起荧光,突然觉得那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她们都说,每个女孩子的心里总会有这样一个人,他其实无关爱情,因为爱上他的时候往往还不懂什么叫爱情,那只是一种对即将逝去的纯真的依赖,它记载了所有草飞莺长的小时光,还有那些最努力却无法靠近的遗憾,它让她历经无法逾越的成长,然后再一同淹没了那个回也回不去的盛夏光年。

荧光之于夏绿,也许就是这样一个人。

【谁动了我的童年】

很多年前的夏天,这个城市开始动工修地铁。

那一年夏绿十岁,羊角辫扎得冲天高,一只冰棍儿吃得啧啧作响,腰上总是绑着一条碎花的围裙,在家里不爱穿鞋,总是光着脚丫跑来跑去,每天都会找妈妈要两块钱去街尾的铺子里买豆奶和红豆馅饼。

那段时间,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的话题都少不了“地铁”这两个字,讨论得最多的就是有关搬迁的事情。

要让在这里住了十年的夏绿搬去新的地方住,夏爸爸夏妈妈费了好大的劲。

包括承诺了她一天五块钱零花钱,一条绣了白牡丹的真丝连衣裙,那是上次跟妈妈逛街看中的,因为价格太贵仍夏绿怎么哭闹,妈妈都拖着她走了。

这一次作为搬家的条件,夏绿赶紧要了来,十岁的夏绿就懂得了揆情度物。

对了,爸爸还答应搬家之后,给她养一只白色京巴狗,在这样的诱惑之下,夏绿总算是勉强同意了。

但是,夏绿并不是个守信用的好姑娘。

在搬家的那天,她翻悔了,抱着椅子腿说什么也不肯撒手。

哭得宇宙霹雳无敌响,好像有谁要了她的命,夏爸爸无奈地哄她,夏绿,新家可漂亮了,爸爸保管你喜欢,不信咱们去看看。

她拼命摇头,继续牢牢抱住椅子腿,仿佛溺水的人抱住了一根浮木。

最后夏爸爸实在是没有办法,把夏绿粗鲁地扛上了肩头,任凭她拳打脚踢也没能挣脱束缚,那年的夏绿太小,小到没有力量去决定什么。

搬家势在必行,十岁的夏绿被夏爸爸扛着离开了住了十年的院子。

【初遇荧光】

新家如夏爸爸所说的一般漂亮,电梯公寓,十七楼的高度足以俯览小半个城市。

明亮的落地窗户,每天清晨,阳光透过玻璃洒满整个房间,暖洋洋的让夏妈妈心花怒放。

可是对于夏绿来说,越是精致,越是怀念以前那个门口种满喇叭花的院子。

搬家之后,离夏绿的学校近了很多,她便获得了自己上学的权利。

她偷偷在心里想,等存够了钱,我就回去了。

夏绿很固执,很坚持,很执拗,很会强扯着过去不放手。

终于在一个星期后,她存够了三十块钱,足够她打的回去了。

她背着书包,里面塞满了干粮,她几乎想把整个冰箱塞进去。

最后她在关上铁门的时候还是留恋的看了一眼,并且掉了两滴眼泪,如果不是曾经的家太让人留恋,她也许会喜欢上这里也说不定。

她没有想到的是,那里早已面目全非。施工队把那里用栅栏圈了起来,机器的轰鸣声震耳欲聋,四面尘土飞扬,哪里还有从前的一丁点儿影子。夏绿失望了,伤心了,坐在马路旁边大声地哭了起来。

就是在那一天,她遇见了荧光。

那时候的荧光皮肤黑黝黝的,明明只比夏绿大上一岁半,看上去却像是成熟了好多年。

十一岁的少年已经略微看得出些坚毅的轮廓了,可能因为在工地干活的缘故,比同龄的男生肩膀略宽上许多。

那天他刚刚吃完饭,准备出来透口气,就看到了坐在路边旁若无人嚎啕大哭的夏绿,这个女孩子长得可爱极了,如同他很小的时候妈妈讲的童话故事里的白雪公主一般,更要命的是他刹那间就把自己当做了那个骑着白马款款而来的王子。

可是世界上哪有这么邋遢的王子?

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在夏绿旁边坐下,踟蹰着怎样开口跟她讲话。

谁知道她仿佛感觉到旁边有人,猛然抬起埋在膝间的脑袋,一双澄净的眸子对上他,立刻停止了抽泣,一愣之后,问他,你是谁?

这次轮到荧光愣住了。

因为他还没来得及想好怎样介绍自己。

正在他自觉尴尬的时候,夏绿“嗤”地一声笑了出来。

很久之后夏绿对荧光说起那天的情景依然会不自觉地笑出声来。

她抬起头,身边的这个小少年满脸的灰土,几乎只看得清两只灵动的眼睛透露出无比关切的神情,有些事,便在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

夏绿饿了,可毕竟是只有十岁的孩子,她不敢去更远的地方吃东西,于是问身边的小少年,喂,你带我去吃面好吗?我可以请你。

Tag:那天,发现,难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