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谁问-思念的日记-想念的日记-美文摘抄网

发布时间:2019-07-02

去鼓浪屿必须得坐渡船,记得还是小时候在家乡松花江上坐过轮渡,渡船在交通发达的现代社会总给人古老的感觉,也正是这种感觉让人莫名的有些怀旧。

鼓浪屿不大,三转两转之间便已绕行一圈,那熙熙攘攘的商业街无甚新意,闽南风味的吃食,于我也乏善可陈,倒是偏僻路径深处的葱葱古木,深深庭院,让我流连忘返,间或可闻琴声,不时偶遇团绒,不愧有钢琴岛和猫岛的美誉。难怪有人说,上岛向右,一路上的别墅、山石、树木、沙滩,那才是真正的鼓浪屿,深以为然。

这岛与陆地的差别就在于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仿佛避开了尘世间的纷纷扰扰,虽然有些自欺欺人。夜幕四垂,海水拍岸,开始下雨,隔着雨幕,对岸已只剩点点灯光,风雨让人心生孤独,这小小一岛更有孤悬海外的感觉。人一静,心就乱,我这个年纪没什么向前看的可能了,不知从何时开始,总是喜欢把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翻出来细细咀嚼,似乎是觉得自己老了,,有了这个资本似的。内心对于自己这么一把年纪,还是孤身一人总是耿耿于怀,有时候会很想你,但是有太多的理由不可以,只能老是假设“如果你也在”。如今你不在是这般模样,如果在又是哪般境况呢?回忆是一座桥,却是通往寂寞的牢,很多事经不得细想,细想断人肠。

很长一段时间,我几乎以为我已经把你藏好了,藏到岁月的烟尘企及不到的地方。我以为,只要让日子继续过下去,你就终于会变成一个古老的秘密。可是,不眠的夜仍然太长,而早生的白发又泄露了我的哀伤。人之所以被感情折磨,大概在于,爱和解脱都无法彻底,我也知道,等待太久的东西,多半已经不是自己当初期待的摸样了。

时间太细,指缝太宽,须臾十数年。彼时的就此别过,造就了今日的山高水长,多少浅浅淡淡的转身,是旁人看不懂的情深款款。终于明白,有些路途,只能独自行走,享受那一个人的浮世清欢,有些风景,只能孤单欣赏,细品这一个人的细水长流,而那些当初邀约好的同伴,在某个渡口早已离散。所以长久以来心无所定,身无所居,始终做不到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不是不想,只是不敢,现在的我,必须要习惯“如果你不在”。

岛上夜深人寂寂,难得的清净,这玉壶冰心,无人问津,这许多执着,不过梦话,卧雨而眠,一觉清梦。

标签:冰心、

Tag:冰心谁问,思念的日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