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偷狗贼的自白-短篇小说-美文摘抄网

发布时间:2019-07-02

老实说,这次偷狗行动失败而又栽在警察手里,原因不在于我,那完全都是我的伙计阿炳自以为是造成的。

早在这次行动实施之前,我就跟他说过这一次风险很大,应该从长计议,不要轻举妄动。但是他就是忠言逆耳,听不进我的话,还嘲笑我是一个没有睾丸的或只有一颗睾丸的胆小鬼。他当时嬉皮笑脸的跟我说:

“你要是不去,那就在家里架好柴火和铁锅等我的好消息啦!”

我听了他话不禁火冒三丈,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我去你妈的,你算老几啊?把我当成你的黄脸婆了?去就去,谁怕谁!”

就这样,这该死的盛怒一时把我的理智所蒙蔽了,如果我当时能够克制住怒火,我绝不会跟他去干这种愚蠢透顶的事情。

后来的结果跟我担心的一样。那时,我们已经把狗弄晕,装进了麻袋,准备开车溜之大吉了。可是就在这时,一簇刺眼的灯光忽然从我们身后照射了过来,随后几声粗糙的叫喊声也跟着到来了。我们回过头一看,一辆警摩托车在黑夜的路上泛着白光,快速的向我们开过来。警车后座上坐着一个一脸横肉的警察,他不停的朝我们喊叫着。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马上想开车向另一个方向逃走,但正想要开车,一个同样粗糙的叫喊声又从我们前面传来了。我知道我们这次是中了埋伏了,我跟阿炳说我们已经无路可逃了,不要白费心思了。他的拳头紧握,一脸的惊恐,冒出的汗水使他的脸看起来好像一面镜子,反射着照过来的灯光。可惜的是,他又一次不听我的话,他见前面也有警车,于是就撒腿向一条小巷子跑去。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当他跑到巷子的转角时,忽然一条粗壮的腿横空出世把他撂倒了。他扑倒的姿势实在太经典了,就好像一只折了腿的青蛙一样。我看着他那个滑稽的样子,顿时忘记了恐惧,不禁哈哈的笑了起来。扑到后他还不死心,爬起来了又想继续跑,可那个出脚的警察身手也够敏捷的,双脚一蹬,像一只狮子扑向猎物似的,一下子把他扑倒在地了,接着把他的双手像扭麻花似的扭到背后,从腰间摸出了手铐把阿炳锁上。阿炳想动一动身子的机会也没有,老老实实得就如一条死鱼。

这些场面还是我第一次这么真实的看到,比起电视上那些模拟画面的效果要好多了。不久后我也被赶过来的警察锁上了手铐,也得老老实实的蹲着。过了一会儿,那个身手敏捷的警察把阿炳押送过来我这边。我看见阿炳有气没力地走着,看到他的脸时,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他扑倒的时候,鼻子肯定跟地面来一个热烈的亲密接触了,他的鼻子周围全都是鲜血,而且新的血又从鼻孔流出来,他下意思的想伸手去抹一抹,可是手却被死死的锁在身后。那些鼻血流过嘴巴和下颌,又顺着脖子流到他穿着的那件灰色的衬衫,衬衫沾满了地上的灰尘,血和灰尘二者混杂在一起,他看起来显得肮脏又狼狈。几个警察知道我们现在插翅也难飞了,站在我们身旁,抽着香烟,大声的聊天,他们也没有去理睬鼻子还流着血的阿炳,仿佛他是罪有应得似的。我默默地蹲着,连幸灾乐祸的兴趣也没有了。过了大概二十分钟,阿炳鼻子的血也流够了不再流了,一辆捷达牌警车也开来了。我们被押上警车的后排,透过车窗往外看,我发现周围一片寂静,只能微微听到风吹过树叶发出的声音,警车车顶上的警灯闪烁着红蓝两种不同的颜色的灯光,把我的眼睛弄得发疼。在警察局待了几天后,我们就被送到县看守所了。

看守所是设在县城一座山的山顶上,与它共同分享这个山顶的就是我们县的唯一的高中。两个功能完全不一样的场所比邻而建,几乎成了我们县的一大特色了。从公路一转弯来到山脚下的地方有一条开岔路,其中一个方向是通往县高中的,另一个方向是通往县看守所。人们总是开玩笑说:别走错了路,当了个监犯。当押送员把车驶向通往看守所的那个方向而不是高中的时候,我才真正知道自己还真是应那个玩笑说的。可以说,县高中就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在我上初中后的第一个暑假,我的一个老表很希望我能够考到这里读书便带我来参观。我看到这里的一切,才发现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井底之蛙,因为我从来也没有见过学校会建的那么大的,比起我读初中不知要大多少倍;图书馆藏书是多么的丰富,是多么的充满艺术气息。更让我惊讶的是,这里竟然有三十多个塑胶铺垫的篮球场,还有一个室内篮球场。而我所读初中只有两个地面水泥而又破陋不堪篮球场,每天下午其中一个篮球场还要让给老师们,仿佛是他们的特权一样。剩下一个篮球场供不应求,所以经常会发生高年级的学生霸占篮球场,把低年级的学生赶走,有好几次我就是这样他妈的被赶了出来。有时候他们高年级的学生之间也经常狗咬狗骨,大打出手,弄得那些在隔离场地正打着球的老师们满头大汗赶过来制止打架。这些场面一旦出现,我就和同学马上找一个居高临下的地方,像看猴儿戏一样看着他们。老表带我离开这高中后,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的脑子还全是它的印象,甚至还经常做梦梦到自几在那里读书、打篮球。我对这县城唯一的高中充满崇敬,并且下决心要考来这里读书。

Tag:自以为是,失败,这一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