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合作-生活杂谈文章-文章杂谈-美文摘抄网

发布时间:2019-07-02

交响乐给听众带来视听上的唯美享受,在精湛的指挥下,每一位演奏者全神贯注共同演奏出一曲曲动人心扉的旋律,令台下的人们如痴如醉,欢欣鼓舞。可见成功的乐会离不开全体演奏者通力合作,默契配合,这就是团队合作。

生活中人们离不开团队合作。在小时候我们经常玩得游戏中就蕴含着团队合作。比如玩捉迷藏游戏,就是十来个人分成两组,游戏开始时一组人用两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同时数着倒计时,另一方乘机躲藏起来;待到鸦雀无声时,开始寻找藏着的人,找到谁,谁就输了,直到把所有人找到为止,然后互换角色,继续玩。搜寻一方就好比猎人,而躲藏一方就好比猎物。猎人搜寻猎物要共同商议,判断猎物可能的藏身之处,还要共同找出猎物;而猎物在寻找藏身之所时,也会相互通气,还会做出各种暗示的,以帮助同伴保全性命,延续整个团队的生命。被抓到的猎物就“没命了”,只能乖乖地呆在一旁,祈望队友不要被发现。也有的看到自己的一方大部分“被抓”,灰心丧气的,等待不起了,就反过来帮助猎人,指出队友的藏身地,这样那个队友就“危险”了,但是聪明的生存者,常常变换自己的藏身处,“狡兔三窟”啊,只要不被找到,就是成功的,就是游戏的胜利者。这里显现的团队合作是主动性的,大家为了自己的团队能够长久的生存下来,都会竭尽所能的开动脑筋,发挥聪明才智,为团队献言献策,这种自然玩乐的合作可能是每个人孩童时期都感受过的。

团队合作还具有被动性,保守性。以前玩得“砸沙包”游戏,就能体现这一点。一个人拿着缝制的装有米的正方形小沙包,正跃跃欲试;余下的人排成一字长蛇阵,选一个人当鹰头,鹰头要掩护队员不被沙包砸中。砸沙包的人只能把长队末尾的一个人当做靶子,砸中了就等于逮到了猎物,而这猎物往往不甘心,每当猎人要扔出沙包甚至狡诈的耍个花招时,鹰头就会凭借自己的敏锐的观察,忽儿向左方,忽儿向右方移动,整个长蛇阵随之蜿蜒摇摆,宛如舞龙狮一样灵动,如此下去直到把所有的猎物都逮到手就是胜利了,下一局游戏时,自己就可以领队当鹰头了,鹰头活得最久,因此做鹰头是荣耀的。鹰头为了活得更长久,就必须和队员紧密配合,一动皆动,牵一发而动全身,时刻保持机灵的步伐才能减少队员“伤亡”,这样排在自己身后的人才能更久一些,自己自然更“长寿”。但是无论鹰头怎么努力,最终还是会输掉游戏的。这就是被动的,保守的团队合作了,非常有韵味的游戏,有点守株待兔的味道。

小时候我们还爱听歌,到大依然会喜爱音乐,可是一首美妙的曲子的背后该深藏着多少团队合作的辛勤努力啊,“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然而我们只管尽情享受就得了。比如一首歌唱到:“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舞,飞越那红尘永相随,追逐你一生爱恋我千回你,不辜负你的柔情……”第一,这首歌的歌词就很优美,表达出作词人对爱地向往和如一;其次,作曲也很动听,余音绕梁,荡气回肠,令人回味;再次,就是演唱者的高超技艺了以及录音,,伴奏等团队的密切分工和合作了,这就创造出一首触发听众共鸣的爱情歌曲了,魅力经久不衰!

团队合作具有纵向的特点。喜欢看科幻大片的盆友们,也许会从影片中认识和了解到博格人,博格人就是活生生的机器人,而且博格王妃丰富的情感,极其睿智令人大跌眼镜,甚至有些妒忌。博格人智慧高超,据影片所讲已经同化了横跨数千个星系、数万个物种,被其同化的人所拥有的文化被吸收利用,显示出博格人具有很强的文化适应性,它的文化比较综合、广泛。影片中的博格人的组织都是以王妃为中心首脑而形成的强大网络机器人队伍。只要王妃下达命令,其下所有的成员都会义无反顾,前赴后继的贯彻执行,王妃的意愿成为团队共同目标和夙愿,他们经过共同合作以实现这一意愿。

团队合作也具有横向的特点。比如农村忙时,有些妇女就会合作形成一个雇佣团队,接受雇主的召唤使用,为雇主插秧,捡石子等等,雇主按日发给他们工资。她们为了挣到钱,都会四处打探农忙消息,谁家要人帮忙了等,类似于短工,每个人都争着向这个小团队贡献智慧,奇思妙想,以帮助团队获得活计。大凡有利可图的主意都会被团队采纳,用来贯彻执行,不怕不能执行,就怕没有好的赚钱想法。这时群成员的任何想法都可能成为团队的目标,并贯彻执行,人的想法是团队目标的源泉和也是团队的动力所在。还有帮熟人“打清工”的,不收钱,雇主只要备好犒劳的酒菜就行了。还有红白喜事的“大总”,专门帮人料理婚庆和丧葬大事,在那帮队伍中也是具有声威的。这种团队合作的愿景具有多样化。

Tag:团队合作,唯美,享受
相关文章